9TWOZERO

我这才明白,我从未真正见过火,也未见过毁灭,更不知新生。

存些乱七八糟。

称呼沈莫,不算名字的名字。

向时间借来的诀别


亚历山大花园里的最后一场雪还未融化,南方的国度已经度过了春天的第一天,伊凡·布拉金斯基坐在一张算得上老古董的椅子上,习惯性地翻阅最新送来的报纸,无非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美利坚还在世界中心呼唤他的美国梦,太平洋另一岸的中国跃跃欲试,中东的难民奋不顾身地涌进欧洲大陆,德国说愿意接纳难民……
“基尔伯特先生说,他已经安全抵达柏林了。” 托里斯站在门口,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伊凡布拉金斯基带着一丝惊诧地转过身,门口空无一人,只有冬日的暖阳照进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厅,照得一切都蒙上一层白白的薄雾。
电话铃声颤抖着响起,终于把伊凡布拉金斯基从幻觉中唤醒,内部连线,需要国家先生出面处理事务,他毫不犹豫地...

37

一九四五年,德国投降。

一九四七年,第四十六号法令颁布,正式取消普鲁士的建制。

但没有人曾经揭露,战争的结束是战争的开始。

一九四九年,西德和东德分别建国。

一九五二年,柏林正式关闭边界。

一九六一年,东德开始着手建造柏林墙。

基尔伯特走下楼梯,大厅里空无一人,侍卫和侍女们都不见了人影,就连平常那些爱谄谀奉承的大臣们也不出现,只有一个挺拔身影立在大厅,笛声悠扬,将他带入更深的梦乡。

“夜莺啊,夜莺,你不要唱,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吧。
命运使我们这样,还有人等我们回家乡。”

腓特烈的笛声变了调,过了一会儿基尔伯特意识到,那不是跑调而是换了一首歌曲,在社会主义的耳濡目染下基尔伯特逐渐学会了拗口的俄语,但习得一门语言并不...

43

001

深藍的海水翻湧向前,打在離岸很遠的礁石上掀起白色的浪花,長風從很遠的地方吹來,承載著水的重量,撲打在億萬和吉爾伯特的臉上,前者的圍巾被迫克服地心引力肆意飛揚,後者略帶嫌棄地向一邊躲了躲。

季風和洋流組成令人眷戀的天氣,給這座黑海邊的城市抹上天藍的色調,黑鷲翱翔,山腰上的村莊亮起燈光,構成一條金黃的絲帶環繞住遠方黑色的山脈。

戰爭的硝煙曾籠罩這裡,侵略者与守衛者留下他們馬蹄的痕跡,戈矛長埋在血染過的土地之中,無論海風沖刷多少個世紀,他的榮,他的辱,被永久地印刻這整個城市的記憶中。

這座城市安靜而祥和,名字卻在許多人心中留下截然不同的印象。

雅爾塔。

11

002

科布伦茨、美因茨,诺伊斯、科隆,他使用过莱茵河畔的所有城市铸造的武器,战争注定不会永远是时代主流,军用工厂一夜之间就能成为重工业工厂,战争中的将领却永远不能洗心革面迎接新的人生。
俄罗斯人牵着他的手,他们冲进人群像普通人一样肆意宣泄情感,一场美梦究竟值不值得几百年的等待?
烟花竭尽全力划破漆黑的夜,烟雾里藏着属于节日的彩色纸片,聚光灯照亮了一只夏虫划过的痕迹,主唱站上音响用嘶哑的嗓音吼出歌词,他听见人群用德语大声欢呼,为爱情、自由、和平,他转身吻上他的俄罗斯人。

11

【脑补注意】稍微讲讲本家的一些露普隐藏梗吧

欧莫七:

感受到本家深沉的爱呜呜呜

Cosmos:

搞了半天本家才是真大手啊,我等渣渣只要跪舔本家的糖就可以了【躺下来

  
  

Give Me Five:

  
   

【脑补注意】以下二卷~五卷漫画人物介绍里普的最后一句介绍词,差不多算这我第一次注意到露普关系不像一般给人感觉“没关系”的本家的细节:

   

『そんでロシアが嫌い。→今はドイツの家でグータラしたりロシアの飛び地になっ

363
 

© 9TW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