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WOZERO

我这才明白,我从未真正见过火,也未见过毁灭,更不知新生。

存些乱七八糟。

称呼沈莫,不算名字的名字。

基尔伯特把头靠在车窗上,习惯性地闭上眼,再睁开时窗外的白桦林已经被青翠的常春树替换,大片的树林向后飞驰而过,如同变成钢铁灰色的过去四十二年的回忆。

“这么快就准备忘记了呐,我和你恩恩爱爱的过去?”

对面的男人努力让语气变得轻快,却藏不住声音里的干涩。伊凡布拉金斯基柔软的头发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浮现出奶油色的光泽,多亏长期缺少阳光而异常白皙的皮肤,虽然北极熊这些年体重掉了不少,高大的骨架依旧能够把军装撑得有模有样,只有那双眼睛与将死之人别无二致。他眼睛里的紫色变得浑浊不堪,眼底满是倦意,让人不禁怀疑这一路上是否未曾安眠。基尔伯特见过这样的表情,在每个风雪的夜晚伊凡终于支开了东斯拉夫的那对姐妹,坐在克里姆林宫办公厅的椅子上一个人留守到深夜,偶尔酒瓶叮叮当当吵醒了浅眠的自己,他就见过这样的表情,属于流浪、孤独和败降的人。

“你没有带走日记本吧,只靠回忆的话又能记住多少事情呢?关于条顿你还能想起多少?

……

不过也好,毕竟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回忆。下一站纽伦堡,你在那里下车。终于要回到路德维希身边了好开心呐。”

过去都是本大爷的荣誉是存在的证明才不会轻易忘记不带走日记本的确有私心但是把大爷我放在反派的位置是什么意思啊还有不要随意猜想别人的想法啊大爷我才不会因为儿女情长过分感伤!

基尔伯特想要这样反驳,碍于边上的东德士兵和与伊凡不如以往的微妙关系只好重新坐直了身体,双手交叉在胸前,挑挑眉露出一个嘲讽的表情。

“本大爷没心情跟你吵架,省点精力管这管那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诅咒你去死了。”

“那么你呢?也是这样想的吗。”

“那是当然,本大爷最讨厌的就是你——苏维埃的布拉金斯基。”

评论
热度(15)
  1. 饮酖止咳饮酖止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沙之书
  2. 饮酖止咳9TWOZERO 转载了此文字

© 9TW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