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WOZERO

我这才明白,我从未真正见过火,也未见过毁灭,更不知新生。

存些乱七八糟。

称呼沈莫,不算名字的名字。

存个脑洞。想写的是福金的天鹅之死,从安娜巴甫洛娃在圣彼得堡的首演,成为欧洲社会热议的新俄罗斯舞蹈的代表,到苏联解体之后,玛雅普列谢茨卡娅在红场上的一舞,跳舞的人渐渐老去了,露露见证了这些舞者们从小姑娘到少女再到垂暮,民族的血液就这样静静地流淌着,就像一直芭蕾舞曲静静地演绎着,这是俄罗斯民族在挣扎中对生命的渴望和热爱。

评论
热度(1)

© 9TW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