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WOZERO

我这才明白,我从未真正见过火,也未见过毁灭,更不知新生。

存些乱七八糟。

称呼沈莫,不算名字的名字。

这是一个雨天的早上,当拜洛伊特城里的人们路过大剧院时,都纷纷为门口停着三辆维多利亚牌汽车侧目。坐在售票窗口处的米勒小姐漫不经心地整理着台上的票据和马克,时不时地探出头东张西望,期待着能瞟见一眼今日剧院里的大人物。其中一辆汽车缓缓地挪动到剧院的后门,一位穿着黑西装的司机从车上下来,他熟络地撑开伞走到后车门,跟以往一样称呼车上的客人为阁下。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男人先弯着腰从车中出来,男人整了整衣领,抖去刚拘束在狭小车厢里的不适,此时才另有一只带着皮手套的手从车里伸出,露出一小截手套和衣袖间的白皙的皮肤,司机心领神会地递过了伞,男人一手撑着伞,一手让车里下来的女人挽着。
“安娜·巴甫洛娃小姐,我们到了。”

评论
热度(2)

© 9TWOZ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