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WOZERO

我这才明白,我从未真正见过火,也未见过毁灭,更不知新生。

存些乱七八糟。

称呼沈莫,不算名字的名字。

存个脑洞。想写的是福金的天鹅之死,从安娜巴甫洛娃在圣彼得堡的首演,成为欧洲社会热议的新俄罗斯舞蹈的代表,到苏联解体之后,玛雅普列谢茨卡娅在红场上的一舞,跳舞的人渐渐老去了,露露见证了这些舞者们从小姑娘到少女再到垂暮,民族的血液就这样静静地流淌着,就像一直芭蕾舞曲静静地演绎着,这是俄罗斯民族在挣扎中对生命的渴望和热爱。

1

这是一个雨天的早上,当拜洛伊特城里的人们路过大剧院时,都纷纷为门口停着三辆维多利亚牌汽车侧目。坐在售票窗口处的米勒小姐漫不经心地整理着台上的票据和马克,时不时地探出头东张西望,期待着能瞟见一眼今日剧院里的大人物。其中一辆汽车缓缓地挪动到剧院的后门,一位穿着黑西装的司机从车上下来,他熟络地撑开伞走到后车门,跟以往一样称呼车上的客人为阁下。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男人先弯着腰从车中出来,男人整了整衣领,抖去刚拘束在狭小车厢里的不适,此时才另有一只带着皮手套的手从车里伸出,露出一小截手套和衣袖间的白皙的皮肤,司机心领神会地递过了伞,男人一手撑着伞,一手让车里下来的女人挽着。
“安娜·巴甫洛娃小...

2

向时间借来的诀别


亚历山大花园里的最后一场雪还未融化,南方的国度已经度过了春天的第一天,伊凡·布拉金斯基坐在一张算得上老古董的椅子上,习惯性地翻阅最新送来的报纸,无非是一些不痛不痒的小事,美利坚还在世界中心呼唤他的美国梦,太平洋另一岸的中国跃跃欲试,中东的难民奋不顾身地涌进欧洲大陆,德国说愿意接纳难民……
“基尔伯特先生说,他已经安全抵达柏林了。” 托里斯站在门口,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伊凡布拉金斯基带着一丝惊诧地转过身,门口空无一人,只有冬日的暖阳照进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厅,照得一切都蒙上一层白白的薄雾。
电话铃声颤抖着响起,终于把伊凡布拉金斯基从幻觉中唤醒,内部连线,需要国家先生出面处理事务,他毫不犹豫地...

37

一九四五年,德国投降。

一九四七年,第四十六号法令颁布,正式取消普鲁士的建制。

但没有人曾经揭露,战争的结束是战争的开始。

一九四九年,西德和东德分别建国。

一九五二年,柏林正式关闭边界。

一九六一年,东德开始着手建造柏林墙。

基尔伯特走下楼梯,大厅里空无一人,侍卫和侍女们都不见了人影,就连平常那些爱谄谀奉承的大臣们也不出现,只有一个挺拔身影立在大厅,笛声悠扬,将他带入更深的梦乡。

“夜莺啊,夜莺,你不要唱,让战士们再睡一会吧。
命运使我们这样,还有人等我们回家乡。”

腓特烈的笛声变了调,过了一会儿基尔伯特意识到,那不是跑调而是换了一首歌曲,在社会主义的耳濡目染下基尔伯特逐渐学会了拗口的俄语,但习得一门语言并不...

42

分享Andy Tubman的单曲《Quiet Inside》http://music.163.com/song/1039333?userid=122006610 (@网易云音乐)

未修改稿

风和雪都没有找到归途,它们裹挟着流浪诗人的长篇叙事诗和乞讨者们的祷告词,游荡进克里姆林宫的城墙内,落在敲钟人的帽檐上,然后时间也随着没有重量的细雪融化了。
“拿着这些东西,到了城门外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我都告诉你了,记住了吗?”
红砖砌成的墙角边整齐地排列着两排脚印,路的尽头站立着少男和少女,年纪较小的男孩回过神,听到姐姐的叮嘱。
“阿露?”
斯拉夫少年点点头,从姐姐手里接过了木篮子,篮子里的东西被一块破旧裙子上扯下来的碎花布盖住,他提前偷看过了,那是将要施舍给流浪汉们的食物。
城门正对着东正教堂的大门,耶稣像和十字架总让他想起受洗日那天的情景,坏脾气的大公扯掉了他的围巾,把他扔进冬日冰冷的涅瓦河,他看见冒...

2 7

“你小时候,还是骑士团的时候,你听说过那个北方的罗斯几次?”
“后来你长大一点了,足够一口气喝下半杯啤酒的时候,你听说北方人喜欢喝一种纯度高得可怕的酒,你费尽心思搞来了一小桶,结果那天晚上你醉得吐了几次?”
“等你的佩剑终于别在腰间可以不再碰地的时候,你在波兰立陶宛家里打工,见到了罗斯家里唯一的男孩,你听到他用拜占庭的礼教祈祷,为此好奇的你瞒着立陶宛几次去跟他说话?”
“不再受人奴役后,你的身体成长速度更快了,有一次你和你的王到那个冰雪国度造访,你看到长得比你还高还壮的伊万布拉金斯基时,心中默默诅咒了多少次?”
“伊万布拉金斯基送你过一个亲手做的套娃,你数过没有那个套娃有几层?”
“身为莫斯科公国、沙皇...

4 17

基尔伯特把头靠在车窗上,习惯性地闭上眼,再睁开时窗外的白桦林已经被青翠的常春树替换,大片的树林向后飞驰而过,如同变成钢铁灰色的过去四十二年的回忆。

“这么快就准备忘记了呐,我和你恩恩爱爱的过去?”

对面的男人努力让语气变得轻快,却藏不住声音里的干涩。伊凡布拉金斯基柔软的头发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浮现出奶油色的光泽,多亏长期缺少阳光而异常白皙的皮肤,虽然北极熊这些年体重掉了不少,高大的骨架依旧能够把军装撑得有模有样,只有那双眼睛与将死之人别无二致。他眼睛里的紫色变得浑浊不堪,眼底满是倦意,让人不禁怀疑这一路上是否未曾安眠。基尔伯特见过这样的表情,在每个风雪的夜晚伊凡终于支开了东斯拉夫的那对姐妹,坐在克里...

11

不要害怕死亡,在漫长的生命中,生和死会交换位置,死亡变轻了,而活着才是最沉重的事。

3

001

深藍的海水翻湧向前,打在離岸很遠的礁石上掀起白色的浪花,長風從很遠的地方吹來,承載著水的重量,撲打在億萬和吉爾伯特的臉上,前者的圍巾被迫克服地心引力肆意飛揚,後者略帶嫌棄地向一邊躲了躲。

季風和洋流組成令人眷戀的天氣,給這座黑海邊的城市抹上天藍的色調,黑鷲翱翔,山腰上的村莊亮起燈光,構成一條金黃的絲帶環繞住遠方黑色的山脈。

戰爭的硝煙曾籠罩這裡,侵略者与守衛者留下他們馬蹄的痕跡,戈矛長埋在血染過的土地之中,無論海風沖刷多少個世紀,他的榮,他的辱,被永久地印刻這整個城市的記憶中。

這座城市安靜而祥和,名字卻在許多人心中留下截然不同的印象。

雅爾塔。

11

002

科布伦茨、美因茨,诺伊斯、科隆,他使用过莱茵河畔的所有城市铸造的武器,战争注定不会永远是时代主流,军用工厂一夜之间就能成为重工业工厂,战争中的将领却永远不能洗心革面迎接新的人生。
俄罗斯人牵着他的手,他们冲进人群像普通人一样肆意宣泄情感,一场美梦究竟值不值得几百年的等待?
烟花竭尽全力划破漆黑的夜,烟雾里藏着属于节日的彩色纸片,聚光灯照亮了一只夏虫划过的痕迹,主唱站上音响用嘶哑的嗓音吼出歌词,他听见人群用德语大声欢呼,为爱情、自由、和平,他转身吻上他的俄罗斯人。

11

红色十月:

“这个世界写得比你好的人多得是,但是你的世界只有你才能写出來。”


在微博上看到这句话,作者ID托尼外星人(待确定?)……直击心灵啊。
写手当自强qwq

站在墙内看天空。

4

Chuck Palahniuk写作法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

2 12

【冷战无差】【短篇练笔】Mr. America

前方OOC注意


这个故事关于年轻的美利坚先生


不喜请吐槽


欢迎讨论哲学问题



【起】


 


阿尔弗雷德睡不好觉。



他侧躺在公园的长椅上扮演流浪汉,刘海因重力无力气地垂向下,他还没摘下鼻梁上的德州就闭上眼,猛地睁开,穿着棕色大衣的人站定在他面前,遮挡住原本视线里的哈德逊河。



“美国的经济还不至于落后到不支持祖国先生购买一张像样的床。”



他在棕色大衣走远了些才盘腿坐起,宽阔的哈德逊河重回视线,棕色大衣靠在河岸边的栅栏上,戴着一顶棒球帽,脖颈上围着一条同一色系的...

4 78
 
1 / 2

© 9TWOZERO | Powered by LOFTER